“度曉曉”高考作文對人工智能的拷問(wèn)

數字人助理“秒”成高考贏(yíng)家,虛擬服務(wù)有待市場(chǎng)檢驗
2022-06-13 14:49:27
來(lái)源:中國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導報 作者:李洋 評論:0

鄧淑華/攝  AI數字人首次挑戰高考語(yǔ)文作文

  本報記者 李洋

  6月7日——高考首日,由百度推出的虛擬數字人“度曉曉”,根據全國新高考Ⅰ卷作文題的要求《本手、妙手、俗手》,用時(shí)1秒鐘即興寫(xiě)成作文《苦練本手,方能妙手隨成》,即刻刷屏了網(wǎng)絡(luò )。

  實(shí)際上,機器人挑戰“高考”考題的案例屢見(jiàn)不鮮。2017年,“成都造”AT-MATHS僅用22分鐘就完成了當年北京文科卷數學(xué)題,得了105分,而此次“度曉曉”的寫(xiě)作能力再次刷新了人們對于虛擬數字人的認知。據悉,除了能夠“應試”,“度曉曉”的主要身份是為考生提供多種虛擬高考服務(wù)。

  與機器人相比,虛擬數字人有哪些優(yōu)勢?未來(lái)市場(chǎng)前景怎樣?是否可以看作是對服務(wù)型機器人的一種替代或補充?

  理解能力和創(chuàng )作能力更強

  據悉,“度曉曉”僅需40秒鐘就能根據作文題創(chuàng )作40多篇文章?!犊嗑毐臼?,方能妙手隨成》作文篇幅總長(cháng)800余字,其中,既有心無(wú)旁騖、暗度陳倉、急功近利等常見(jiàn)成語(yǔ),也不乏“YYDS”這種網(wǎng)絡(luò )熱詞。此外,該文還引用了古詩(shī)、古文 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巖中”“窮山距海,不能限也”“泰山不擇細壤故能就其高,江河不擇細流故能成其大”等,以及俗語(yǔ)“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”等,其知識“功底”可見(jiàn)一斑。曾擔任北京高考語(yǔ)文閱卷組組長(cháng)的申怡老師給出了48分的成績(jì), 而這樣的作文分數,已經(jīng)趕超了約 75%的高考考生。

  百度集團副總裁肖陽(yáng)表示,“度曉曉”此次作文獲得了百度文心大模型的加持。具體地說(shuō),是基于最新推出的ERNIE 3.0 Zeus千億大模型。通俗地講,文心大模型就像是一個(gè)見(jiàn)多識廣的“尖子生”“學(xué)霸”,其理解能力和創(chuàng )作能力會(huì )比普通學(xué)生更強。

  除了AI寫(xiě)作,還涉獵很多AI領(lǐng)域。肖陽(yáng)表示:“百度AIGC(AI創(chuàng )造內容)生產(chǎn)效果和效率的不斷提升,為實(shí)現創(chuàng )意內容生產(chǎn)提供了更多可能。在文心大模型的支持下,AI已經(jīng)具備了很強的理解和生成能力,能夠實(shí)現創(chuàng )意作品的自動(dòng)生成,包括AI作畫(huà)、AI寫(xiě)歌、AI剪輯等。未來(lái),大模型的AIGC將開(kāi)放賦能到更多的內容生產(chǎn)領(lǐng)域。”

  “我們看到的數字虛擬人,其本質(zhì)實(shí)際上是一種具有人類(lèi)的外觀(guān)特征、行為特征或者思想特征的虛擬形象。對大部分機器人而言,它們更多地是為了完成某一個(gè)任務(wù)或者多類(lèi)任務(wù)而被制作的一類(lèi)形體,所以虛擬人與機器人在某種意義上是不一樣的,虛擬人更加傾向于存在整個(g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網(wǎng)絡(luò )之中,目前的虛擬人暫時(shí)是沒(méi)有實(shí)體的,整體機器人甚至于沒(méi)有人的形象,然而有的時(shí)候大部分機器人實(shí)際上都是有實(shí)體的,可以說(shuō)這是數字虛擬人與機器人最大的不同。”盤(pán)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對記者表示。

  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產(chǎn)業(yè)時(shí)評人張書(shū)樂(lè )表示,虛擬數字人某種意義上是各大互聯(lián)網(wǎng)科技廠(chǎng)商展示“肌肉”的一個(gè)集中呈現物,即內容創(chuàng )造、人工智能、動(dòng)作捕捉和各種與之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的融匯,本質(zhì)上虛擬數字人不誕生新技術(shù),而是用受眾最容易理解的方式 展示黑科技成果。

  張書(shū)樂(lè )表示,服務(wù)型虛擬數字人更切合用戶(hù)剛需,即痛點(diǎn)上提供解決方案,類(lèi)似常見(jiàn)的智能客服,且在痛點(diǎn)解決上會(huì )逐步通過(guò)垂直領(lǐng)域發(fā)力,例如高考。這種在垂直領(lǐng)域發(fā)力的關(guān)鍵點(diǎn),即人工智能技術(shù)還不夠“智能”,只是在垂直領(lǐng)域能夠讓用戶(hù)少一些“智障”體驗?;蛘哒f(shuō),是過(guò)去生硬的智能客服的升級版。

  能更好地完成交互需求

  除了能夠“應試”以外,“度曉曉”的主要身份是為考生提供虛擬服務(wù)。

  據悉,這款服務(wù)型虛擬高考數字人助理,整合了多項技術(shù)能力:多模態(tài)交互技術(shù)、3D數字人建模、機器翻譯、語(yǔ)音識別、自然語(yǔ)言理解等,不僅能在查分、報志愿、查錄取等重要高考節點(diǎn)推送提醒,確??忌?、家長(cháng)不錯過(guò)任何重要信息,還能根據考生的不同特點(diǎn)智能推送個(gè)性化的報考推薦和優(yōu)質(zhì)內容。

  同時(shí),“度曉曉”還能與考生進(jìn)行智能聊天對話(huà),通過(guò)情感陪伴的方式幫助用戶(hù)緩解壓力與情緒波動(dòng),全程陪伴考生及家長(cháng)。

  江瀚表示,當前人們看到的數字虛擬人和服務(wù)型機器人,其最大的優(yōu)勢是能夠完成交互需求,而不是去完成某些具體的工作任務(wù)。虛擬人的整體概念實(shí)際上代表的是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的更進(jìn)一步。“所以當前數字虛擬人是代表整個(gè)人工智能體系向著(zhù)具有自我思考能力、具有整體的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和服務(wù)能力、具備更強的市場(chǎng)競爭力、應用場(chǎng)景更加廣泛等方向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新技術(shù)體系。”江瀚說(shuō)。

  據悉,服務(wù)型虛擬數字人區別于身份型虛擬數字人的一大核心要素在于,其可利用深度學(xué)習模型,驅動(dòng)呈現自然逼真的語(yǔ)音表達、面部表情和動(dòng)作,還可通過(guò)預設的問(wèn)答庫、知識圖譜,實(shí)現與現實(shí)世界交互,那些原本需要真人但可以標準化的工作,都可以用服務(wù)型數字人代替。

  張書(shū)樂(lè )則認為,服務(wù)型虛擬數字人給用戶(hù)一個(gè)更親近的感覺(jué),較之機器人,其內核并無(wú)區別,但容易被用戶(hù)自動(dòng)帶入“人性化”的人設。

  江瀚表示,當前的數字服務(wù)型數字虛擬人,完全可以完成很多類(lèi)工作,而且在很多場(chǎng)景特別是客服類(lèi)場(chǎng)景以及需要大量人工投入的場(chǎng)景之中,具有非常重要的積極意義。數字虛擬人的應用可以極大地節省人力成本,降低企業(yè)相對的經(jīng)營(yíng)壓力,能夠真正地推動(dòng)整個(gè)服務(wù)體系向著(zhù)更好的方向發(fā)展。所以服務(wù)型數字虛擬人會(huì )比單純的服務(wù)機器人有更加廣闊的空間,而且伴隨著(zhù)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 的普及,成本也會(huì )逐漸降低,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值得更好地期待。

  “它的優(yōu)勢就在于可以突破時(shí)間空間的限制,實(shí)現全時(shí)化、個(gè)性化、定制化的內容版本的升級。服務(wù)型機器人更多是服務(wù)于實(shí)體,其改造、升級需要花費大量的時(shí)間成本,而服務(wù)型虛擬數字人進(jìn)行一個(gè)迭代改造 的成本比較低。”中國人民大學(xué)高禮研究院副教授王鵬如此表示。

  需時(shí)間與市場(chǎng)驗證

  中國文化管理協(xié)會(huì )鄉村振興建設委員會(huì 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袁帥對記者表示,目前,虛擬數字人技術(shù)切入各類(lèi)實(shí)際應用場(chǎng)景,形成行業(yè)應用解決方案,賦能影視、傳媒、游戲、金融、文旅等領(lǐng)域,可根據需求為用戶(hù)提供定制化服務(wù)。但客觀(guān)事實(shí)是,當前虛擬數字人仍處在比較早期階段,需要不斷的試錯與探索,很多技術(shù)仍不成熟,能實(shí)現的展現方式有待優(yōu)化。

  從虛擬主播到虛擬數字人,一片新的藍海正在打開(kāi);放眼未來(lái),可能還會(huì )出現虛擬教師、虛擬心理咨詢(xún)師、虛擬陪伴助手等身份。虛擬數字人產(chǎn)業(yè)呈現出極大繁榮的前景,基于虛擬形象帶來(lái)的品牌價(jià)值增益,其開(kāi)啟了品牌IP數字化布局。未來(lái),虛擬數字人一定會(huì )為品牌傳播與品牌數字化帶來(lái)更多的創(chuàng )意可能。

  “在目前階段,打造數字虛擬人具備不低的技術(shù)門(mén)檻,這或許是許多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并沒(méi)有選擇從一開(kāi)始就走這條道路的原因。”袁帥說(shuō),任何一個(gè)行業(yè)若想真正擁有長(cháng)久的發(fā)展,必然需要在市場(chǎng)上找到自身的存在價(jià)值。虛擬數字人在商業(yè)化探索上尚處于剛剛開(kāi)跑的階段。

  博士智庫主任鄧偉強對記者表示,目前虛擬數字人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受到的制約,在于開(kāi)源碼較少、技術(shù)高、平臺未見(jiàn)聚集效應三大問(wèn)題。

  “在接下來(lái)的探索中,虛擬數字人產(chǎn)業(yè)仍面臨一些需要突破的難題。”袁帥認為,由于企業(yè)主要應對的是場(chǎng)景高度定制化,這也決定了虛擬數字人無(wú)法進(jìn)行規?;瘡椭?,進(jìn)而應用無(wú)法快速推廣到各個(gè)行業(yè)。此外,虛擬數字人在行業(yè)標準上的匱乏,也成為限制其大規模商業(yè)化落地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百度高考助理‘度曉曉’是虛擬人的新突破,然而新嘗試還需要時(shí)間驗證成效和變現能力,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鍵是仍要回到虛擬人的作用是服務(wù)需求側還是創(chuàng )造供給側。”鄧偉強說(shuō),“市場(chǎng)是虛擬人最好的教室”。

(責任編輯:韓夢(mèng)晨)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凡本站注明稿件來(lái)源為:中國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導報、中國高新網(wǎng)、中高新傳媒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本網(wǎng)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個(gè)人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協(xié)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(fā)表。已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使用作品的,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國高新網(wǎng)、中高新傳媒或者中國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導報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 ,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② 任何單位或個(gè)人認為本網(wǎng)站或本網(wǎng)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,應該及時(shí)向本網(wǎng)站書(shū)面反饋,并提供身份證明,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,本網(wǎng)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,將會(huì )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。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(wèn)題需要與本網(wǎng)聯(lián)系的,請在該事由發(fā)生之日起30日內進(jìn)行。電話(huà):010-68667266 電子郵件:dbrmt#chih.org (請將“#”換為“@”)
排行
  • 全部/
  • 本月

編輯推薦

?
掃描添加 中國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導報

(數字報)

掃描添加 中國高新APP客戶(hù)端
掃描添加 新浪微博
掃描添加 騰訊微信公眾號